52书网 > 武侠修真 > 大奉打更人 >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*(大章奉上)

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*(大章奉上)(1 / 2)

长达三个时辰的行军,终于在黄昏前,抵达了楚州大军的扎营地点。

一*大军抵达后,熟练的安营扎寨,姜律中带着一干将领,以及许新*和楚元缜进了楚州都指挥使杨砚的军帐。

杨砚与楚州的高级将领早已等待多时。

众人各自入座,杨砚环顾姜律中等人,在许新*和楚元缜身上略作停顿,语气冷硬的说道:

“北方战事并不乐观,我们缺少火炮和床弩,缺少军需,所以一直以牵制和骚扰为主。无法对靖**队造成重创。”

姜律中微微颔首,楚州这边的军需有限,大部分火炮、车弩都要留在境内守城。。。不可能尽数调出,否则靖国骑兵来一个釜底抽薪,攻打楚州,那大奉军队的底盘就彻底散了。

姜律中看了眼身边的副将,后者心领神会,汇报了本次携带的粮草、军需总数,以及骑兵、步兵、炮兵比例。

杨砚听完,满意点头,同时也看向了身边的副将。

副将起身,沉声道:“我给大家讲解一下如今北方的战局,目前主战场在北方深处,妖蛮联军和靖国骑兵打的如火如荼。

“妖蛮的单体战力要强过靖国,兵种也更丰富,但他们依旧被靖国打的节节败退。这几天我们分析了原因,归类为三点:一,妖蛮的军事素养不如靖国,妖蛮有神魔血脉,一旦热血上头,就会失去理智。在小规模战斗中,这是优势。但涉及到数*人,乃至十几*人的大规模战役中,这便是致命缺陷。

“二,巫神教。战场是巫师的主场,诸位都是经验丰富的将领,不需要我多加赘述。最主要的是,靖**队中,有一位三品巫师。正因为他的存在,才让伤势未愈的烛九束手束脚。

“三,夏侯玉书是顶级的帅才,战役指挥水平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面对这样的人物,除非以绝对的力量碾压,很难用所谓的妙计击破他。”

顿了顿,继续道:“现在与我们在楚州边境作战的军队是靖国的**,领兵之人叫拓跋祭,四品武夫。麾下三千火甲军,五千轻骑,以及一*步兵、炮兵。拓跋祭打算将我们按死在楚州边境。”

准备按死在楚州边境,那也就是说,此刻双方距离的并不远..........许二郎心里判断。

果然,便听姜律中沉吟道:“所以,我们如果要北上驰援妖蛮,就必须先打赢拓跋祭。”

杨砚缓缓点头:“打败拓跋祭的军队,我们才能没后顾之忧。问题是,论骑兵,我们远不是靖国骑兵的对手。论火炮,他们也配备了不少火炮和车弩。除了数量上,我们有压倒性的优势,其余方面并**。”

一位将领笑道:“所以你们来的正好,现在我们有了充足的兵力和军备,兵贵神速,可以直接开战,打拓跋祭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楚州这边的武将们也露出笑容,他们等待援兵已经很久了。

姜律中缓缓点头:“知道他们的位置吗?”

杨砚“嗯”一声:“只知道具体方位,有斥候盯着,一个时辰回来复命一次,目前为止,**发生异常。”

姜律中环顾众人,道:“此战必须速战速决,否则以巫师的能力,打持久战的话,尸兵会越来越多。我们在战场上,未必能及时烧毁尸体。”

巫师有操纵尸体的能力,所以,***办法是当场焚烧战死的尸体,这样才能有效遏制尸兵的数量。

众人就着这个话题,展开讨论。

“司天监的术士会为我们给出方位,到时候先来几轮轰击。然后弓箭手和火铳兵推进..........”

“但如果对方**,除了骑兵,其他兵力追不上。骑兵追的话,便是羊入虎口。”

“要不趁着兵力多,形成合围之势?”

“不行,合围就是在分散兵力,反而失去了我们的优势,对方朝任意一个方向突围都可以,甚至能展开反击。”

“还得防备巫师的算卦术,如果有高品术士为我们遮掩天机就好了。”

“卦师只能预测自身吉凶,若是此战中他们**生命危险,是算不出来的。呵,如果对方有三品灵慧师,那当我没说。”

激烈的争斗中,许二郎看了一眼楚元缜,这位曾经的状元闭目养神,**插入讨论的意思。

许二郎也只能保持沉默,一刻钟后,武将们依旧在讨论,但已经度过了**阶段,开始制定细节和策略。

许二郎又看了一眼楚元缜,他还是没说话,但许二郎忍不住了,咳嗽一声,抬了抬手臂,朗声道:

“诸位,不妨听我一言?”

讨论声停了下来,众武将纷纷皱眉,目光锐利的盯着军帐里唯一的书生。

许新*本来没资格坐在这里,不管是他定州按察司佥事的身份,还是他的资历。但姜律中和许七安是一起去过教坊司,一起云州查过案的交情,对嫖友和战友的小老弟,自然是格外关注。

杨砚更不用说,他扫了一眼满脸不悦的武将们,不动声色的点头:“许佥事但说无妨。”

得到楚州都指挥使的默许,许新*松了口气,反问在场将领:“我们的目标是什么?”

一位武将皱眉,沉声回复:“自然是杀退拓跋祭的大军,入北方驰援妖蛮。”

许二郎颔首:“所以我们真正的目的是驰援妖蛮,而不是与拓跋祭死战。”

“这有什么区别?”有武将嗤笑的发问。

许二郎看了一眼杨砚,见他凝神聆听,**打断的迹象,便说道:

“当然有,行军打仗,攻城为下,攻心为上。以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,才是我们要做的。若是只知道蛮干,以士卒生命填出一个胜利,是粗.........”

“咳咳咳!”楚元缜突然咳嗽,打断了许新*的发言。

“攻城为下,攻心为上,是许七安所著兵书中的观念,你们可能**看过,此书名为孙子兵法,**宴近来所著。对了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是许七安的堂弟,今科二甲进士,嗯,许佥事你继续。”楚元缜微笑道。

许银锣竟会兵法?攻城为下,攻心为上,妙啊..........

原来这位**书生是许银锣的堂弟.........

众武将念头涌动,知道许新*是许银锣的堂弟后,纷纷收起了不悦的情绪,调整了态度。

方才嗤笑发问的武夫,露出友善的笑容,道:“许佥事,您继续说,我们听着。”

态度截然不同。

许七安为楚州城三十八*百姓伸冤,为楚州布政使郑兴怀雪冤的事迹,早已传遍楚州。

在场的军官里,部分是楚州本地人,这群人对许七安敬若神明,感恩戴德。

当然,不是本地人的士卒、军官,对许银锣同样怀着敬意,说起他时,谁不吹嘘几句,竖起大拇指?

这位**规矩的**书生,既然是许银锣的堂弟,那他就不是没规矩,而是和堂哥一样,都是敢于直言,且才华横溢的人杰。

嗯,才华横溢还有待确认,但不妨碍众武将对他另眼相看。

许辞旧脸皮还是薄了些啊,有一个声望恐怖的堂哥都不知道利用,早点搬出来,谁不卖你面子?非要我来帮你.........楚元缜摇摇头。

我又不需要大哥的庇佑........许新*傲娇的嘀咕一下,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

“摆脱拓跋祭才是我们的目标,靖国留下这支军队在楚州边境,就是为了牵制我们,消磨我们的兵力,为他们杀妖蛮创造时间,减轻压力。

“倘若我们真的死斗,哪怕赢了,也只是局部胜利,对大局并**益处。”

姜律中皱了皱眉:“这个道理我们知道,你的想法是?”

武将们纷纷看着他,这些道理他们懂,但不杀敌,如何北上驰援?

许新*环顾众人,道:“我方的优势是人多,我认为,抓住这一点的优势,并不是以多打少,而是合理的利用数量,调配军队。”

他停顿了一下,道:“为什么不派大军绕道呢。”

闻言,众将领无比失望。

只有杨砚和姜律中凝眉沉思。

“怎么绕?不解决拓跋祭,贸然绕道,然后等着被人家包饺子?”

“许佥事,你的办法,嗯,还是可以的,只是不适用于这个时候。”

武将们委婉的说。

这个许佥事,和他大哥比起来,差的太多了。

许新*双手往桌面一撑,淡淡道:“且听我说完,方才我听你们说过,拓跋祭军队的数量,统合起来,大概一*八千人,对否?”

杨砚的副将点头:“不包括后勤和民兵的话,确实如此。”

许新*问道:“一*八千人,攻城如何?”

一位武将笑道:“痴心妄想。别说楚州城,纵使是一座小城,仅凭一*八千人,也不可能攻破。再说,边境防线数百个据点,随时可以驰援。”

杨砚的副将补充道:“我们已经坚壁清野。”

许新*笑了:“既然如此,我们再从楚州抽调一*兵力,不是难事吧。”

杨砚的副将沉吟道:“你们带来的两*人马,有一*留在楚州城,把那批人马调过来,倒是没问题。也不会影响守城。”

许新*笑容加深:“那我再冒昧的问一句,面对拓跋祭,不求杀敌,只求缠斗、自保,多少兵力足够?”

这回是杨砚回答:“两*兵力绰绰有余,此地离楚州不远,调配的好,楚州守兵可以驰援,那么一*五就够了。”

许新*颔首:“保守估计,还是留两*。而此时军营,有四*多士卒。抽出两*,与楚州城的一*军队会和。这三*人马绕道深入北境,和妖蛮会师。

“至于拓跋祭这边,留下两*人马缠斗,迷惑对方,这样就不用担心他们会包饺子。”

军帐里静了一下,众将领不再说话,各自衡量此计的可行性。

“我们还有术士,望气术能助我们索敌,纵使他们反应过来,北上驰援,咱们也能拖住对方。”

“敌动,咱们就动。敌不动,咱们就跟他们拖。如此一来,既能驰援妖蛮,又能拖住拓跋祭这一*八千人马。”

“唔,虽然不是很爽,但这个计策确实可行.........”

在场武将经验丰富,许新*这个计策行不行,稍一权衡,心里就能有个大概。

军帐里,高级将领们看许新*的目光,多了几分认同,至少对他的脑子有了认同。

认为他是一个可以参与议事的人物了。

杨砚吐气微笑:“不错,此计可行,细节方面,得再商议。”

军帐里,高级将领们看许新*的目光,多了几分认同,至少对他的脑子有了认同。

认为他是一个可以参与议事的人物了。

许新*吐出一口气,他并**因此骄傲,军帐议事,想出一个好点子,不代表就真的是天才。在场这些将领,肯定也有灵光一现,出谋划策的时候。

行军打仗,也不是光靠一个计策就够的。里头的学问太深厚了,深厚到军营的茅厕安排在什么方位,都有独特的讲究。

辞旧确实有兵法天赋,缺的是指挥作战的能力,目前当个军师倒是不错.........楚元缜暗暗点头。

...........

“国师明察秋毫!”

许七安先吹捧了一句,接着分析道:“地宗道首与元景帝确实有勾结,这是这能说明什么呢?早在楚州时,我便已经知道此事。”

再说,地宗道首现在六亲不认,满脑子都是干坏事和干女人,他这条线根本**查的必要吧?

倾城倾国的美人国师,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:“查案不是你在行的事么,若是我知道,还需要你去查?”

好有道理,我竟无言以对。

接下来,洛玉衡询问了几句他修为的事,并指点了他心剑的修行。得知许七安卡在“意”这一关后,洛玉衡沉吟许久,道:

“招数是招数,意是意,**意。你现在要做的是领悟意,而不是融合招数,本末倒置了。”

可我**“意”啊,如果白嫖属于意,我现在已经四品巅峰了小姨..........许七安耸拉着脑袋。

“欲速则不达,旁人要花费数*,十数*才能领悟,你不过修行了一个多月。”洛玉衡告诫道:“不用着急。”

顿了顿,她又补充道:“但我希望,你在两*之内,修成意。”

嗯?为什么要两*之内,有什么讲究么.........许七安点头:“我会沉下心的。”

洛玉衡颔首,没再多说,化作金光遁去。

但她**返回灵宝观,当空一个折转,降落在离许府不远的一座小院。

不大的院子里开满了各色鲜花,空气都是甜腻的,一个姿色平庸的妇人,惬意的躺在竹椅上,吃着早熟的橘子,一边酸的龇牙咧嘴,一边又耐不住馋,死忍着。

“你怎么又来我这里了,*一被人发现怎么办?”慕南栀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除了监正,没人能看到我。”洛玉衡淡淡道:“如果你觉得监正会觊觎你美色,那我就不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