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轰轰轰!

伴着惊天厉喝,天穹之上,突然传下一股山呼海啸般的气息波动,云雾剧烈翻滚,似有一条真龙降世,搅动了这漫天的风云。

恐怖的气息卷动之下,东山的许多超凡围观者们,全都肌体发抖,灵魂颤栗,有一种要跪伏下来的冲动。

这股气息凌驾地仙之上,让场中的许多地仙强者都受到了影响,心头剧震。

“难道也是一位凝丹?”

就在所有人无比震惊的目光中,声音的主人尚未现身,却有一只遮天大手从漫天蒸腾的云雾中探了下来,呈蛟爪状,通体乌黑,狠狠抓向第三血祖拍下的血色大手。

轰隆隆!

虚空爆鸣,音波如雷!

刹那间,天地失色,日月无光,仿佛乾坤翻转过来了一般。

一股狂霸的气息席卷而出,像是一片汪洋炸开了,怒浪席卷整片天地。

一只巨大的黑色蛟爪,捅破了天穹,也有近乎百丈的规模,似一朵黑色的大云垂落。

那巨爪之上,长满了脸盆大的黑色鳞片,闪烁森寒彻骨的乌光,透发出坚固不朽的气息,汹涌出无边的力量。

仿佛这一掌可毁天灭地,掌控乾坤!

场中的所有人无不自觉自己的渺小,像是蝼蚁,在面对一尊真神。

只有一人还能保持淡定,第三血祖。

“我要杀他们,谁敢阻我?谁能阻我?!”第三血祖口中发出如雷一般的咆哮,无视抓拍下来的黑色蛟爪,铁了心的要把清涵几人拍死,逼迫叶天现身。

“你太嚣张了,在我东方的大地上,由不得你一个西方小魔小鬼撒野。”

蛟爪的主人大喝,充满了威严,竟然称呼凝丹血祖为小魔小鬼,可以想象得出他有多强大,至少也会是一位凝丹。

“你是在找死!”

第三血祖怒不可遏,拍落的血色巨掌突然调转了方向,逆转天穹而上,硬撼向拍落的黑色蛟爪。

两只巨大的神掌,像是两片天穹一般,神威浩荡,巨大无边,尚未真正硬撼到一起,狂暴的掌劲却已经提前交锋了千百次,让天地都失去了色彩。

咔嚓嚓!

地面崩裂,山体震颤,占地数万亩的整片东山风景区,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,剧烈晃动。山脚下更有许多建筑物倒塌,或者于震颤中绽出条条裂痕。

轰!

下一秒,两只巨大的神掌终于硬撼在了一起。

仿佛两颗陨星大碰撞,于足以让人震碎成齑粉的爆鸣声中,核爆般的强光冲击波四面八方席卷而出,横扫狂飙,吞没一切。

整片东山风景区,连带小半个天海市,于这一刹那间尽失去了色彩,尽被大碰撞喷涌出的白光染成纯白色。

一连数座山头崩塌,碎裂成无数块。倒塌的建筑物更是不可计数。寻常看来足够坚固的水泥钢筋混凝土,脆弱得如同豆腐一般,劲风过处,尽化尘埃。

更有许多于近处围观的超凡者倒了霉,或身受重创,或者干脆死掉了。

这一击绝对堪比核爆,而且不下千万吨当量。

整个世界都震惊了!

“来者到底是谁?这般强大,竟然能和第三血祖硬撼?”

“是东方的古仙出世了吗?”

“来了几位?”

……

议论声不绝,所有人都不能保持淡定。

片刻后,尘埃落定,天上的雾气被吹散,一个傲立虚空中的老者身影被大家看在眼中。

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,白发如雪,身形瘦削干枯,身穿古旧的道袍,都快要烂掉了,仿佛刚从黄土堆里爬出来一般。

可是,虽然其貌不扬,但老者体内波动出的气机却是无与伦比的恐怖,鼓荡而出,吹得衣袍咧咧作响,身体周遭方圆十丈范围,虚空涟漪不绝,身后滔天血气汹涌,隐隐约约可见一条黑色的蛟龙虚影,巨大无边,似能吞天噬地。

他傲立虚空,一动不动,整个人似与天地交融,身与道合,与天地相合,让日月山川都失色。

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蛟族的老蛟王。少年魔王杀了我五位兄弟,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。我此来只为找少年魔王寻仇,对东方大地秋毫无犯,你真的要横插一脚吗?”第三血祖一声大喝,报出了来者的身份。

不错,来者正是长白山龙池秘境的老蛟王,而今也是一位凝丹,所以刚才一掌能和第三血祖平分秋色。

第三血祖此话一出,场中的围观者,以及直播镜头前的无数观众,传出阵阵惊呼声。

显然,大家都对老蛟王很陌生,不知道有这号存在。

不过,从面相看,这显然是一位我东方的古仙,不比第三血祖逊色。

“好样的,我东方终于有古仙出世了。”